您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科研 >> 教育教学

我听见了“铁树开花”的声音

时间:2015年01月27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点击:

 

我听见了“铁树开花”的声音

                       ——鲁雨欣同学家访记录

                                    巢湖市特殊教育学校   张婷婷

在这个远离家乡的城市,我已经生活了七年。七年里,由于从事的行业较为特殊——听障儿童康复教育,我常常听到这个地方的一句俗语:“哑巴会说话,铁树要开花”。可在这个寒冷的冬日,我却真真切切地听到了“铁树开花”的声音,因为,我教的聋儿真的开口说话了。

元月二十一日下午,冒着凛冽的寒风,我再次走进这个家庭。迎接我的依然是鲁雨欣同学的奶奶,她的笑脸依然是那样热情并充满了真诚。三年前,我第一次到鲁雨欣家家访,也是这间只有四十平米的出租房,陈设仍同三年前一样,房间里还是两张木板床、掉了漆的旧衣柜和一台老式电视机,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一个出生不久的小宝宝,那是鲁雨欣的弟弟,因为鲁雨欣是一名有先天性听力障碍的残疾孩子,双耳几乎没有听力,所以她的妈妈今年又给这个家添了一个弟弟。坐在这间出租房的床上,看着鲁雨欣和弟弟一起玩,让我不禁和鲁雨欣的奶奶聊起了三年前第一次家访的情景。

三年前,鲁雨欣奶奶的期望:能喊我一声“奶奶”就满足了。

三年前鲁雨欣才两岁,刚刚做了人工耳蜗听力重建手术,为了方便鲁雨欣到我校做听力语言康复训练,她们一家人从柘皋老家搬到巢湖,租住在这间离学校较近且租金便宜的房子里。她的爸爸妈妈忙于生计每天早出晚归,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我第一次到鲁雨欣家里家访,鲁雨欣藏在奶奶的身后不肯出来打招呼。她的奶奶对我说:“老师,孩子到现在还不会说话,我只求老师能教会她喊我一声“奶奶”就满足了。”

三年里,鲁雨欣的进步和成长。

听声、说话,对于正常人来说是很简单的事,不需要经过什么特殊训练和指导,可对于有听力障碍的孩子来说,能够说上一口流利的话语却是一件艰难的事,往往需要付出千百倍的努力。教听障孩子说话最难的就是让孩子能够清晰准确的发音,听力正常且身体健康的孩子一般在一周岁左右就能够咿呀学语了,可是鲁雨欣已经两岁多了却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我便从最简单的“妈妈”这个词开始教她说话,最初鲁雨欣不会发音,我就想办法让她看着我的口型,模仿我说话时口型的变化,然后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嘴边感受我发音时有气流吹在她的手背上,让她知道发音说话时要有气流出来才可以,经过她无数次的模仿和努力,终于发出了“妈妈”这个词。在学习发“mā”这个音节时,鲁雨欣需要把手放在我颈部的声带处,感受声带振动再经过无数次的尝试、练习才能准确的发音,而发出这个音节对于一个两岁的正常孩子来说那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了,但鲁雨欣却要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才能说出来。

三年后,鲁雨欣已经同正常孩子一样在普通幼儿园上学了。

今天,我再次来到鲁雨欣家里家访,她正在和弟弟一起玩,看见我来了,她高兴地喊了一声:“张老师好。”我开玩笑地说:“上次我来你家,你藏在奶奶身后不肯出来喊我。”鲁雨欣听了不好意思地笑着跑开了。由于鲁雨欣的语言康复效果很好,所以现在她上午在正常幼儿园上学,下午到我校进一步进行语言康复训练,借今天家访的机会,我向鲁雨欣奶奶详细地讲了这个学期鲁雨欣在学校的语言康复情况,现在她不仅能够与别人正常沟通交流,还能绘声绘色地讲故事、声情并茂的地朗诵诗歌,前几天,她还代表班级参加了学校的讲故事比赛,成绩优异。鲁雨欣的奶奶高兴的说:“我现在最大的期望就是她能够上正常小学。”我向鲁雨欣奶奶建议:下个学期让她上午继续在正常幼儿园上学,下午到我校再进行语言康复训练,争取尽快的融入主流社会,也为今后进入正常小学上学打好基础。

结束家访,从鲁雨欣家里出来,我不禁感慨,这个开朗活泼的小女孩无疑是一个幸运儿,她在语言发育的最佳时期,接受了正规的语言康复训练并通过不懈地努力,弥补了自己的先天不足,今后她要走的路还很远,我发自内心地祝福她,希望她的未来一片光明。

                            

 

巢湖市特殊教育学校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00990号-2 技术支持:巢星网络【管理登陆
地址:安徽省巢湖市东风西路爱心路 电话:0551—85201515 85202866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5.5及以上